多地一线抗疫医务人员工作影像实录
来源:多地一线抗疫医务人员工作影像实录发稿时间:2020-04-07 08:05:25


特朗普把这个责任“甩锅”给了奥巴马政府,他在3月26日的白宫新闻发布会上称,奥巴马政府没有给他留下任何应急储备,而他已经努力且快速的弥补了库存的不足。但是,政府采购记录表明,直到疫情在美国暴发后,联邦政府才开始大量采购医疗物资。

在过去一个月内,科莫和其他州长呼吁特朗普利用《国防生产法》命令各个公司紧急转产医疗物资。但特朗普始终对此置之不理,他认为各公司应该根据自身的利益来做出相应决定。

曾在奥巴马政府担任卫生与公共服务部长的凯瑟琳·西贝柳斯(Kathleen Sebelius)告诉美联社记者:“本来美国有两个月的时间来为疫情做准备,显然‘黄金期’已经被浪费掉了。”

卫生与公共服务部于3月4日宣布,将购买5亿只N95口罩,并将在未来18个月派发到需要的地方。之后,国会通过了一项总共83亿美元的疫情应对预算,比白宫早前的申请翻了3倍多。

美联社称,在世卫组织建议采取防控措施的六周之后,特朗普终于在3月13日宣布美国进入国家紧急状态。尽管联邦政府将数以万计的储备医疗物资运往疫情最先暴发的华盛顿州,但该州官员表示这些还是远远不够。卫生与公共服务部在3月12日向3M公司订购了价值480万美元的N95口罩,之后又追加了价值1.73亿美元的订单。然而,这些订单并没有强制3M公司在4月底之前交货,这表明,这些物资并不能用来应对即将到来的疫情高峰。

目前,多个美国州长表示,他们需要与联邦政府以及其他各州竞价购买医疗物资,从而推高了物资价格。纽约州长安德鲁·科莫(Andrew M. Cuomo)声称:“如果要购买呼吸机,仿佛要50个州一起竞价,这简直就像在网络拍卖平台上购物,甚至你还会收到公司打来的电话,告诉你加利福尼亚州出的价比你高。”

联邦战略储备库设立于1999年,本来是为了应付可能由“千年虫”导致的供应链断裂。“911”恐袭案后,该库扩增了应对化学、生物以及核袭击的物资储备。2006年,美国进一步为其提供资金以应对流行病风险。

各州政府及地方医院已被要求自行购买口罩和呼吸机,并被告知联邦战略储备只是最后不得以的援助手段。特朗普总统的女婿兼顾问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在上周四的白宫发布会上称:“联邦战略储备不应该被认为是各州的应急储备,并不是各州能随便使用的。”

在7日的记者会后,服务·旅游产业劳动组合联合会会长后藤常康说:“现阶段我们联合会中,没有酒店表示可以接收(新冠肺炎患者)。”他对此方案持慎重态度,说:“服务人员没有照顾患者的知识和能力,何况在现场,口罩也不够,感染风险极大。如果能保护服务人员的生命安全和健康,我们在一定程度上会考虑接受。”后藤常康指出,东京应出台相应政策,对酒店的营业损失、负面评价等作出相应补偿。

据日本《每日新闻》7日报道,因新冠肺炎患者激增,东京内医院床位告急,东京都方面从7日起,将轻症和无症状患者送至住宿机构或自家进行疗养。医务人员通过网络,24小时在线对患者进行观察和治疗。但此措施遭到日本旅游业人士、酒店运营机构等反对。